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心理百态 > 经典案例

经典案例
爸爸您为何不理睬我!?家庭排列实例--闵宝权
时间:2017-08-15  

——记闵宝权大夫在一青少年团体中的浅催眠人格分析和家庭系统排列实况

助理大津秀女撰文


该案例出处,及培训相关照片请查看另一文章:《给某电视台进行青少年身心拓展培训纪实》。

 “老师,我怎么在地下室看到一个小女孩蜷缩在角落?”小洁睁着水灵灵的已经,一脸疑惑——下面的治疗就从这个女孩的疑问中开始了。


……


10年初冬,闵大夫、刘钰华、大津秀女一行三人应某电视台之遥,给一青少年团体(“未来主持人培训”)分两批进行了心身拓展培训,以缓解压力,增强自信心为主要目的。学生们来自全国各地,均上高三,打算来年报考播音专业的大学。在心身拓展培训中,大家踊跃参与,气氛活跃。平时腼腆沉默的同学,在现场均表现很积极投入。


临近尾声,闵大夫给大家做了浅催眠放松训练,同时做“意象对话”,即在浅催眠状态中想象看见一座房子,推开门进到客厅,随后下到地下室,再反身上到客厅,推开窗户等一系列意向。并根据催眠状态下大家看到的不同意象,来分析同学的人格及心理状态。催眠结束,在分享大家看到的意象时,有几位同学举手发言,闵大夫一一分析,中间出现了文章开篇的内容——


“老师,我怎么在地下室看到一个小女孩蜷缩在角落。”小洁睁着水灵灵的已经,一脸疑惑——下面的治疗就从这个女孩的疑问中开始了。


“那个小女孩多大?”闵大夫捕捉到了什么似的,敏锐地问。

“十岁左右。”小洁攥着双拳,苗条的身体直立着,“我打开门走进地下室,女孩看见我很害怕的样子,蹲在地上。”

“她是什么表情?你可以闭上眼,再看到这个景象,小女孩就在你面前。”

小洁的身体更紧张了似的,低垂脑袋,长长的睫毛上下煽动着:“她好像很不开心。”

“再体会自己的内心,此刻,你感受到什么?”

“我想哭”小洁的声音低沉婉转。

场上一片宁静。

“嗯。”闵大夫走进小洁内心,“你的成长顺利吗?”

“不顺利。”没等闵大夫继续问,小洁就说了,“我八岁左右差点死了,溶血性贫血。当时我记得早晨血色素七点多,晚上就二点多了,每天输血。”

“那是比较危险。”闵大夫问道,“还记得你得病时的爸爸妈妈吗?”

“妈妈一直陪着我,爸爸也来,不太说话。”小洁哽咽了,两行晶莹的泪珠涌出。“我妈妈总会在我面前特担心,我看到她伤心以后就特别难受……我……我不想死。”

“你已经很坚强的活过来了。”

……

“我爸爸对我不好,他脾气很大,开汽修店的。”小洁脸一扭,“上个礼拜他把我从家里赶出来了。”

“你能具体说说吗?”

“老师跟我妈说我成绩下降,我妈妈就给爸爸打电话,爸爸就从单位回家了,就骂我。我也倔,不开腔,他就骂的更厉害了。”一直在她眼眶里打转的泪水汹涌夺出,“他让我滚出去,我就到卧室抱着床不肯出去,他就把我的包扔出去,把我的钥匙拿走……硬把我轰出去了。”

“你妈妈当时在?”

“她管不了我爸。”

“然后你你去哪了呢?”

“去我大伯家。妈妈来看我,叫我回家吃饭。回家后我不理爸爸,他也不理我”

“僵持了多长时间?”

“2周后我就主动给他打招呼,但他始终不理我”,小洁满脸的委屈无耐。

……

这样的冲突大大小小,一直伴随着小洁的成长从未消停。小洁在陈述这些故事的时候,问题呈现,并宣泄了很多情绪,闵大夫也开始为这个高挑的女孩担心起来,随后,闵大夫短暂沉思后决定为她做家庭系统排列(闵:本想来一场情景再现的,但考虑到时间无多,还是采用家庭排列更好更全面的展现整个家庭的某种情形)。

“你爸爸就你一个孩子?”

“我还有个弟弟,比我小六岁。”

“我需要了解一下你爸爸的情况。”闵大夫问,“你爸爸兄弟几个?”

“五个,他是最小。”

“爷爷奶奶你还记得吗?”

“爷爷很早去世了,奶奶也在三年前去世了。”

“奶奶对你爸爸很好吧。”

“恩,我爸爸特别孝顺。”

……

小洁的家庭系统排列正是开始。

第一次排列:

闵大夫让小洁在在坐的同学中挑选四人,分别扮演爸爸、妈妈、弟弟和自己。选好同学后,闵大夫让她排列每个人在家中的位置。(如下图1)

——记闵宝权大夫在一青少年团体中的浅催眠人格分析和家庭系统排列实况

助理大津秀女撰文

该案例出处,及培训相关照片请查看另一文章:《给某电视台进行青少年身心拓展培训纪实》。

“老师,我怎么在地下室看到一个小女孩蜷缩在角落?”小洁睁着水灵灵的已经,一脸疑惑——下面的治疗就从这个女孩的疑问中开始了。

……

10年初冬,闵大夫、刘钰华、大津秀女一行三人应某电视台之遥,给一青少年团体(“未来主持人培训”)分两批进行了心身拓展培训,以缓解压力,增强自信心为主要目的。学生们来自全国各地,均上高三,打算来年报考播音专业的大学。在心身拓展培训中,大家踊跃参与,气氛活跃。平时腼腆沉默的同学,在现场均表现很积极投入。

临近尾声,闵大夫给大家做了浅催眠放松训练,同时做“意象对话”,即在浅催眠状态中想象看见一座房子,推开门进到客厅,随后下到地下室,再反身上到客厅,推开窗户等一系列意向。并根据催眠状态下大家看到的不同意象,来分析同学的人格及心理状态。催眠结束,在分享大家看到的意象时,有几位同学举手发言,闵大夫一一分析,中间出现了文章开篇的内容——

“老师,我怎么在地下室看到一个小女孩蜷缩在角落。”小洁睁着水灵灵的已经,一脸疑惑——下面的治疗就从这个女孩的疑问中开始了。

“那个小女孩多大?”闵大夫捕捉到了什么似的,敏锐地问。

“十岁左右。”小洁攥着双拳,苗条的身体直立着,“我打开门走进地下室,女孩看见我很害怕的样子,蹲在地上。”

“她是什么表情?你可以闭上眼,再看到这个景象,小女孩就在你面前。”

小洁的身体更紧张了似的,低垂脑袋,长长的睫毛上下煽动着:“她好像很不开心。”

“再体会自己的内心,此刻,你感受到什么?”

“我想哭”小洁的声音低沉婉转。

场上一片宁静。

“嗯。”闵大夫走进小洁内心,“你的成长顺利吗?”

“不顺利。”没等闵大夫继续问,小洁就说了,“我八岁左右差点死了,溶血性贫血。当时我记得早晨血色素七点多,晚上就二点多了,每天输血。”

“那是比较危险。”闵大夫问道,“还记得你得病时的爸爸妈妈吗?”

“妈妈一直陪着我,爸爸也来,不太说话。”小洁哽咽了,两行晶莹的泪珠涌出。“我妈妈总会在我面前特担心,我看到她伤心以后就特别难受……我……我不想死。”

“你已经很坚强的活过来了。”

……

“我爸爸对我不好,他脾气很大,开汽修店的。”小洁脸一扭,“上个礼拜他把我从家里赶出来了。”

“你能具体说说吗?”

“老师跟我妈说我成绩下降,我妈妈就给爸爸打电话,爸爸就从单位回家了,就骂我。我也倔,不开腔,他就骂的更厉害了。”一直在她眼眶里打转的泪水汹涌夺出,“他让我滚出去,我就到卧室抱着床不肯出去,他就把我的包扔出去,把我的钥匙拿走……硬把我轰出去了。”

“你妈妈当时在?”

“她管不了我爸。”

“然后你你去哪了呢?”

“去我大伯家。妈妈来看我,叫我回家吃饭。回家后我不理爸爸,他也不理我”

“僵持了多长时间?”

“2周后我就主动给他打招呼,但他始终不理我”,小洁满脸的委屈无耐。

……

这样的冲突大大小小,一直伴随着小洁的成长从未消停。小洁在陈述这些故事的时候,问题呈现,并宣泄了很多情绪,闵大夫也开始为这个高挑的女孩担心起来,随后,闵大夫短暂沉思后决定为她做家庭系统排列(闵:本想来一场情景再现的,但考虑到时间无多,还是采用家庭排列更好更全面的展现整个家庭的某种情形)。

“你爸爸就你一个孩子?”

“我还有个弟弟,比我小六岁。”

“我需要了解一下你爸爸的情况。”闵大夫问,“你爸爸兄弟几个?”

“五个,他是最小。”

“爷爷奶奶你还记得吗?”

“爷爷很早去世了,奶奶也在三年前去世了。”

“奶奶对你爸爸很好吧。”

“恩,我爸爸特别孝顺。”

……

小洁的家庭系统排列正是开始。

第一次排列:

闵大夫让小洁在在坐的同学中挑选四人,分别扮演爸爸、妈妈、弟弟和自己。选好同学后,闵大夫让她排列每个人在家中的位置。(如下图1)


闵大夫问“爸爸”的扮演者:“你现在是家中的爸爸,你们的位置是这样的,你有什么感觉?”

“我感觉她们三个离我很远,家人离我很远。”

“‘妈妈’什么感觉?”闵大夫问。

“我觉得……冷。”‘妈妈’把揣在兜里的双手拿出来,“屋子里不暖和,我心里也觉得冷。”

“小洁你有什么感觉?”

“孤独。”

第二次排列:

闵大夫让小洁选择一个人扮演自己的奶奶,并排列奶奶在其中的位置。(如下图2)





闵大夫问“爸爸”的感觉:“我觉得往我妈妈靠近了些。”


闵大夫:“这样赶紧好些吗?”


“爸爸”:“是的”


“‘奶奶’什么感觉?”


“我离她们太远了,我希望孙子过来。”


第三次排序:


“奶奶希望孙子过去。”闵大夫看了小洁一眼。


小洁排列。(如下图3)





初弟弟离奶奶还不够近。


“我爸爸会让弟弟再靠奶奶近一点的。”小洁说。


“你爸爸会怎么说?”闵大夫问。


“他会很严厉说让弟弟跟奶奶亲近一点。”


闵大夫示意“爸爸”模拟当时的情景。


“儿子,你跟你奶奶靠近一点!”‘爸爸’对‘弟弟’大吼。


‘弟弟’欲要动身,还是不情愿地回到原位:“我不想过去,觉得不舒服。”


“你怎么还不过去啊!一点话都不听,快点过去靠奶奶近一点!”‘爸爸’呵斥道。


“弟弟”慢吞吞地挪到了“奶奶”身边。


第四次排列:


沉默片刻,闵大夫问场上的人:“你们现在有什么感觉?”


“弟弟”立刻说:“我想回到妈妈那边。”说罢便走回到了妈妈的身边了。(如下图4)




第五次排列:


闵大夫问小洁:“奶奶怎么去世的?”


“喉癌,饿死的。”


“现在奶奶病重。”闵大夫示意场上的人,“你们再排。”


小洁犹豫不决地排列着,一分钟后排列完。(如下图5)




第六次排列:


“现在奶奶走了。”闵大夫提示。


小洁的排序,恢复了初次的。(如下图6)




“当爸爸的,此刻又是什么感受?”闵大夫问到。


“更难受了?”


“我们看到,爸爸最小,从小受宠,跟奶奶也很亲,很孝顺。”闵大夫说,“他得到了很多的爱和关注,所以他的世界里习惯了以自己为中心,眼里只有自己。妈妈肯定是最宠他的啊!故妈妈就是他最大的依靠,心理上宠爱最大的源泉。”


“所以他不顾别人感受!”小洁嘟囔着。


“但是,奶奶一天比一天老,而且前不久走了。”闵大夫说,“他内心是孤独的,也是无助的。他的内心苦楚谁能体会呢?”


“那,啊.......”小洁欲言又止。


“他一人默默承担内心的孤独和无助,还要苦心经营不大的汽修厂,生意可能并不如意,这一切该向谁诉说呢?向爱人述说,无端增加她的忧愁烦恼,更不可能向孩子说的。但有一点是无疑的,他希望自己的孩子学习好,今后有出息,能有更好的生活。父亲肯定是爱孩子的,只是,........”闵大夫欲言又止,没再继续往下讲,场内非常寂静。这是心理助理刘钰华起身去提醒闵大夫,整个下午的时间已经超时了,另一女同学拦着刘老师,不让他打断闵大夫。


第七次排序:


“现在,只有你和爸爸。”闵大夫对小洁说,“你面对的是你爸爸,你现在要怎样做。”(如下图7)




“我想跟他沟通,但是他根本听不进去!”小洁咬牙纠结地说。


闵大夫给建议:“你可以试着给爸爸打打电话,买买礼物。”


“我打过电话,但是他根本不接。”小洁哭了,周围同学不断递送纸巾,“我的短信他也不回,我都不知道他是不是我爸爸了!”


“你也可以试着送礼物。”


“我来北京前真的送过!”小洁声音高了,“我旅游给爸爸带东西,我递给他,他不理我,我就说‘爸爸,我买东西给你了,你喜不喜欢?’,他头也不抬,就让我放那。我跟他没法沟通!老师,你告诉我该怎么办啊?”


“我离开家来北京那天,他都没回家”小洁幽幽说到。


“现在大家帮小洁出出主意。”闵大夫组织大家讨论。


“小洁,你爸爸是刀子嘴豆腐心,大男子主义要面子。”一同学说,“但是你的短信礼物啊,他肯定是喜欢的,只是碍于面子。”


“没错!”另一同学接过来,“爸爸把你轰出去也是为了你的学习,他有他的焦虑,他的方式方法上没把握好,但是心是好的,是为了让你学习好。”


“你的爸爸是爱你的,他脾气不好是他的问题,你的礼物和问候他心底一定是温暖的,小洁你要坚信!你要坚强!”


同学纷纷献策:“你可以让妈妈或者其他的亲戚朋友转达你要跟爸爸沟通的。”


 “你现在北京上课,可以给爸爸发点短信,说自己的近况啊,问候他什么的。慢慢短信发多了,还可以打电话。这几天也要问候妈妈。然后带点北京特产回去,回家直接放桌上,告诉爸爸是你买的,也要给他一个台阶下。”


在大家的支持下,小洁的泪慢慢停住了,虽然偶尔翘起嘴角,但仍难盖一脸愁容。 闵大夫在旁边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提醒小洁,若做了许多努力,仍暂得不到爸爸回应,怎么办?小洁一时语塞。 “尽管做自己想做的,平静接受结果,顺其自然吧,告诉自己我已经尽力而为了。” 亲情就是这样,时如清风轻拂着生活,时如波涛样震荡心灵。我们相信,世界永远是不缺乏爱的,惟独缺乏的是表达爱的方式。有时爱的翅膀被焦虑忧愁哀怨苦楚浇湿,让人喘不过气来,沉重而难以起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