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心理百态 > 经典案例

经典案例
说好绝不嫁给这样的人,可为什么还是食言了
时间:2018-05-08   文章来源:青音约   作者:黄素英;青音

青音姐的知心话:

发生在我一个闺蜜身上的真实的案例,她曾经交往过四个男友,其中一个成了前夫,她说她很困惑的是,为何她有一种“把好男人变成坏男人的本领”……后来她去做了心理咨询之后发现,其实她对父亲,在自己心里有着深深的恨意,她总觉得父亲太不成熟,总是惹妈妈生气,所以她潜意识中总有把亲密关系里的男友当成“坏孩子”一样去管束的念头,于是,她的大男人们也就一个一个地变成了他们关系中的“坏孩子”。

后来她告诉我,她在做心理咨询的过程中,咨询师陪她走过了艰难的心路,让她学会尊敬和尊重男人,学会偶尔对男人有“臣服”感……现在的她,很甜蜜的正在享受第二段婚姻,而且她很开心地跟我说,她都学会撒娇了。

原生家庭对亲密关系的影响有多大,那些在亲密关系里受伤的人,都会有感受。有时候恍惚间,觉得自己根本就是父亲或者母亲的翻版,但有时又会在心里咬牙切齿的发狠“自己这辈子无论如何不要像我爸/我妈!”。亲密关系是从“父母→我→我们→新的我”的过程,你卡在了哪一步了呢?

以下,for you。

“我终于离婚了”朋友小木说。声音里透着轻松,又夹杂着一丝伤感。  

 

她说“离婚,好像当年上大学离开家,放飞的兴奋多过分离的丧失和哀伤。”

 

作为死党,我见证了小木的两次恋爱和一次婚姻:从如胶似漆,到平淡乏味,再到争吵纠缠,直至分道扬镳。

 

小木的三段感情很类似:


开始于“他跟我爸爸不一样,他很温和,我在他眼里简直完美”;


终止于“我看走眼了,她跟我爸爸一样,不断的批评和指责我,在他面前,我一无是处”。

 

小木可怜巴巴的,想不通为什么自己怎么做都无法让伴侣满意。

 

但在我的印象中,她的三位伴侣并非那种很“事儿”的人。我很好奇小木施了什么魔法?将平和的他们变成了她挑剔的爸爸。

于是,她讲了两件发生在她与前夫之间的事情:

 

事件一:小木向爱人抱怨“文章写不下去了,我的脑袋好像被冰冻了,完全没有思路”。


爱人说“你可以尝试写的通俗一些,读者易于理解,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有专业基础”。


小木说“摆明了说我的文章晦涩难懂。本想寻求安慰,反而被打击。” 

 

事件二:小木说“有时我会忘记关洗手间的灯,他就会说 '你又忘记关灯了'。 他说'又',这就是在怪我浪费电”。

 

两个生活的情境里,我并没有感受到来自她前夫的批评。小木的魔法也就在这里,无论三位男士是否真的挑剔了小木,小木总有一种能力——把他们变成她挑剔的爸爸。

 

我称小木这类人为“对挑剔有极高的鉴赏力者。他们往往对外界有诸多的不满和抱怨,也经常体验到来自他人的挑剔和批评。

 

他们体内好像有一台挑剔探测器,在关系中极易感到被指责。跟他们在一起,你时常感到紧张,唯恐做错什么,被他们指责或被指责为挑剔者。

 

小木的挑剔探测器来自哪里?

 

小木的爸爸是一个严格、挑剔的人。


小木的记忆中,从来没有得到过爸爸的表扬,无论她多么努力,都没办法满足父亲的期待。她一直觉得自己不够好,这个感觉就是探测器的核心。


小学五年级时,一次家长会,小木作为优秀学生代表发言。在回家的路上,爸爸表情严肃,冷冷地说“今天上台发言声音太小,唯唯诺诺的,一点不大方,以后怎么成大器”。


这样的经历多了,挑剔探测器在小木的体内不断生长。她对挑剔极为敏感,不仅能迅速发现他人的不足,更能捕捉他人对自己不满的蛛丝马迹。

发生在小木与前夫之间的事,她前夫可能只是在表达自己的意见、陈述一个客观事件,但小木将前夫的回应定义为对自己的指责,将前夫体验为挑剔者。


小木说“我曾发誓,以后找老公,打死都不找爸爸这样的。讽刺的是,我的男朋友或前夫都像极了爸爸,即使开始不像,也会变的越来越像”。


很多人跟小木有类似的经历,感觉找了一个父母式的伴侣。这个“父母”可能是漠然的、冲动的、懦弱的、自负的、暴力的,也可能是理想化和完美的。


伴侣未必真的拥有你父母的特质,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认为对方是与父母相似的人。此时,你退行到了孩子的状态,伴侣则被放置在了父母的位置。


当这一切发生时,你就需要警惕了,一旦你把伴侣当作了父母,你的婚姻离结束也就不远了。

这是一个很奇妙的过程,是在我们的无意识中完成的。


那么,父母通过什么方式在我们身上施加影响?我们又怎么把伴侣变成了父母? 我尝试通过三个心理学的概念来解释这个复杂的过程:认同、投射和移情。


  • 对父母的认同


人们会在无意识中认同父母身上的某些特质(严肃、挑剔、懦弱等)和关系模式(父母之间是亲密的还是争吵的、冷漠的等),并作为自己行动的一部分。


认同发生时,人们的某一部分与父母重合。它是父母印刻在我们身上的烙印,是我们的出厂商标也是家庭心理代际传递的“传家宝”。


小木一方面是对爸爸的批评、挑剔无比的愤怒,一方面又部分认同了爸爸的这一部分,成为一个具有这些特征的人。她像火眼金睛一样,总是能发现身边的人、事、物的“瑕疵”。


  • 内心世界的向外投射


投射是指人们将自己的东西归结在别人的身上。苏轼与佛印禅师的故事生动地说明了什么是投射。


一日,苏轼与佛印禅师坐禅,苏轼问“大师,你看看我像什么?”佛印说“我看你像尊佛”。接着佛印问 “居士,你看我的样子又如何?”苏轼揶揄地说“像堆牛粪”。佛印听了,并不动气,只是笑笑。


苏轼回家在苏小妹面前炫耀这件事,苏小妹说“哥哥,你输了。参禅的人讲究见心见性,你心中有眼中就有。佛印说你像尊佛,那说明他心中有佛;你说佛印像牛粪,想想你心里有什么吧!”


同样的,小木心中有挑剔,眼睛所见尽是抱怨和指责。


  • 过去关系在当下的重现


即精神分析理论所说的移情,是指你把对既往情境和人际关系的记忆转移到当下的人身上。


移情发生时,时空穿越,身份错乱。人们把现在的亲密关系体验为过去自己与父母的关系,即把伴侣体验为自己的父母。此时,作为孩子的自己和被当作父母的伴侣隔空相遇了。


小木把爱人体验为严格、挑剔和指责的爸爸,此时爸爸不是爸爸,爱人不是爱人。角色不同,功能不同,而角色的错位必然导致关系的混乱和破坏。


完整的过程是这样的:小木认同了爸爸的挑剔,然后认为爱人也是挑剔的。无论爱人是否挑剔,小木都在想象中把爱人当作了爸爸,把他们的亲密关系体验为了曾经与父母的关系。如果爱人本来就有挑剔的部分或接受投射后变得挑剔了,则会加重小木这种体验的强度。


父母印刻在我们身上的痕迹,终其一生无法消除,有时想想有些伤感。不过,也无需悲观,办法总比困难多。以下几款痕迹弱化剂,青音约建议你不妨试一试。


  • 从孩子的状态回到成人的位置


身份的回位是维持亲密关系的核心人们需要区分在亲密关系中哪些是小时候的体验,哪些是现在的体验。从而从历史的孩子的状态坐回成人的位置,以成年人的方式与爱人相处、沟通。


小木体验到爱人身上的挑剔,部分是当年作为小女孩的自己对爸爸的体验。一旦小木意识到这一点,并将投射到爱人身上的这一部分收回来,就有机会运用成年女性的智力与爱人相处,进入成年人的交流模式。


  • 从理想化的幻想返回现实的婚姻


心理学家荣格说: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个内在小孩。这位内在小孩将爱人幻想成为自己理想化的父母,希望他们可以提供全方位的保护和爱。


就像梦会醒一样,被理想化的爱人,在面对婚后生活的真实时,终会打破幻想。让你看到一个真实的他——他可能不爱干净,也没有那么的man,他们无法像你的父母一样围着你转。


对,这个就是你的爱人,一个有缺点、不完美的爱人,而不是完美的父母。


  • 从情感回归智力


曾奇峰老师曾说“在家庭关系中,谁使用智力越多,谁就是父母,谁使用情绪越多,谁就是孩子”。


孩子在和父母相处时较多的运用情绪处理矛盾。而成人则运用智力解决冲突。


人们一旦在亲密关系中,用孩子式的情绪处理成人间的问题。亲密关系就变成了“亲子关系”,如同古希腊戏剧《俄狄浦斯王》中俄狄浦斯王娶了自己的母亲,注定是个悲剧。


所以,在亲密关系中,多使用智力,少动用情绪。


亲密关系是两个成年人之间的游戏,容不下任何“第三者”。只有将“变身的、隐形的父母”先消灭掉,两个人才能愉快地打怪升级,完成通关。





CsG2waekFF57rWPtmHuz4smorgDLvRf/OOzEoChWJKbcgcK15xwUitDc1fjcX809nfVLGGfapOuaErwTohk53w==